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《呼市文物》
研究论文
科研项目
培训发展
其他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交流 > 《呼市文物》

从匈奴民族的历史演进看昭君出塞和亲
发布时间:2008-04-02 浏览次数:12470 字体【 】【关闭
  根据文物资料和文献记载,在中国境内大漠南北的草原地带曾先后出现过被称为“荤粥”、“鬼方”、“猃狁”、“戎”、“狄”的氏族或部落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说黄帝曾北逐荤粥。到了夏代,荤粥与夏为邻,并且有密切的交往。鬼方是殷商的强敌,殷王武丁时曾和它进行了三年的战争,才把它打败。西周时,猃狁活跃起来,经常向周朝进行侵扰。春秋战国之际,上述各个民族在北方都以“戎”、“狄”的名称出现于史书。到了战国时期,居住在黄河流域的“戎”、“狄”大部分被华夏各族及其建立的各强大诸侯国兼并,有的则迁至大漠南北,与原来居住在那里的“戎”、“狄”结合起来。到了战国后期,我国北方许多互不统属的氏族部落,逐渐趋于局部聚集,形成了一些较大的部落联盟,其中匈奴族和东胡族是两个主要的部落联盟。
  匈奴政权是我国北方民族建立的第一个奴隶制政权,匈奴历史上第一个有确切文字记载的单于是头曼单于,在公元前215年秦始皇使蒙恬将兵三十万北击匈奴。
  公元前209年冒顿杀其父头曼单于自立后,匈奴的世袭权利最终作为一种制度确立。在冒顿单于时期,“控弦之士”(骑射部队)三十余万众,匈奴征服了许多部落或部族,控地南起阴山,北抵贝加尔湖,东尽辽河,西逾葱岭。匈奴奴隶主贵族政权频繁地对中原王朝发动掠夺战争,在平城打败汉高帝。
  西汉初期,匈奴势力空前强大,汉初,由于政权初建,国力较弱,不足以抗拒匈奴的侵扰,所以汉朝采取了消极的和亲政策。公元前200年刘邦白登被围脱险后,大臣刘敬首倡和亲,他建议刘邦把女儿嫁给冒顿单于。于是有了公元前198年第一次和亲。汉初的和亲政策,是在汉朝中央与匈奴地方的力量对比处于不平衡的状态,汉朝不得不委曲求全,目的是为了取得暂时的安宁,所以汉初的和亲是一种消极的政策,是一种变相的纳贡,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迫不得已的一种妥协。
  西汉王朝在经过六七十年长期的休养生息之后,到了汉武帝即位之时,国力已很充实。汉武帝即位(公元前140年)之后,他采取了积极防御的战争政策代替消极的和亲政策。汉武帝发动了三次决定性战役:公元前127年河南之战,公元前121年河西之战,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战,匈奴大败,力量削弱。
  汉武帝为了同远在伊犁河流域的乌孙结成联盟,共击匈奴,答应了乌孙的请求,将细君作为公主嫁给了乌孙的“昆莫”(王)。乌孙原先游牧于敦煌、祁连山之间(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)。乌孙首领难兜靡被月氏族攻杀后,他的儿子猎骄靡(即昆莫)被匈奴单于收养,长大以后,率众西迁至今天的伊犁河上游一带。
  细君公主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远嫁西域的汉室公主。细君容貌美丽,气质高贵,乌孙国王喜出望外,封她为右夫人。乌孙昆莫还特地为她修建了一座汉式宫殿,但匈奴单于也极力拉拢乌孙,昆莫迫于压力,娶了一名匈奴公主为左夫人。长在深闺、锦衣玉食的细君自然比不上匈奴公主适应塞外的生活。匈奴公主挽弓射雕,驰骋草原。细君公主则度日如年,只能将满腔愁绪化成一首悲歌,整天抱着琵琶诉说思乡之情:“吾家嫁我兮天一方,远托异国兮乌孙王。穹庐为室兮旃为墙,以肉为食兮酪为浆。居常土思兮心内伤,愿为黄鹄兮归故乡。” 两年后,昆莫一病不起,由于他的儿子已死,由孙子岑陬继承王位。按照习俗子孙要继承祖父的妻妾。细君公主无法接受,向汉武帝请求归。
  到了汉宣帝本始初年,由于匈奴侵犯乌孙,激起了汉与乌孙联兵二十万进行反击,这次战役后匈奴力量进一步衰弱,公元前71年被匈奴奴役的附属部落也乘机起来反抗,匈奴无力维持他们对属部的统治,因此属部纷纷瓦解。与此同时,匈奴统治集团内部也发生了争夺单于权位的搏斗,出现了五单于争立的混战局面。
  五单于混战的结果或败或降或自杀,五单于之一的呼韩邪单于采取了接受西汉王朝统一领导的方针,于公元前51年对汉帝赞谒称臣,在汉朝的帮助下呼韩邪单于打败郅支单于。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在汉朝的支持下,把匈奴从垂危的险境中挽救出来。汉朝对于呼韩邪的归附是十分欢迎的,颁给他黄金质的“匈奴单于玺”,承认他是匈奴的最高首领。从此自汉初以来约150年汉匈两族之间的敌对局面得以扭转,汉匈之间的和平友好的关系得以建立。
  公元前33年,呼韩邪单于入汉朝,在朝见期间,他自言愿意当汉家女婿,从此有了“昭君出塞”这一段历史佳话。昭君离开汉宫时,皇帝为她举行了一个隆重的临辞大会,在这个场面上,据《后汉书》中记载,“昭君入宫数岁,不得见御,积悲怨,乃请掖庭令求行。呼韩邪临辞大会,帝召五女以示之。昭君丰容靓饰,光明汉宫,顾影徘徊,竦动左右。帝见大惊,意欲留之,而难于失信,遂于匈奴。” 昭君出塞后,呼韩邪单于号昭君为“宁胡阏氏”。昭君出塞后,在草原上安心地过着匈奴的游牧生活,在这里住穹庐、被毡裘、食畜肉、饮酪浆。她和单于生有一个儿子,名字叫伊图智牙师。两年以后,呼韩邪单于去世。匈奴有一个习俗,叫“收继婚”(即“父死妻其后母”)。昭君又嫁给了单于大阏氏的儿子复株累单于。为了汉匈友好的大局,昭君最后不惜打破汉族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,忍受了“子蒸其母”的委屈,再一次作出牺牲,成全了汉匈两族的团结友好大业。昭君出塞后长城内外出现了长达60多年的和平繁荣的景象,由于昭君的出塞,汉匈团结得到巩固,出现了“黎庶亡干戈之役(人民无须从军),数世不见烟火之警”“牛马布野,人民炽盛”的繁荣局面。
  回顾汉初以来的汉匈关系,可以明显的看出:汉初的六七十年,匈奴强而汉朝弱,所以汉朝不得不忍让和亲;汉武帝以后是汉朝强而匈奴弱,所以汉朝采取武力抗击;汉宣帝、元帝时匈奴势力日益衰落,所以匈奴反过来主动对汉要求和亲。
  汉匈双方友好关系一直保持了六十余年,直到王莽摄政和称帝时期,由于对匈奴采取了错误的民族政策,才把这种友好关系打断。尊孔复古的王莽,对匈奴的政策是极端错误的。首先他违反了宣、元时期汉王朝与匈奴的三项约定,同时无理干涉匈奴内部事务,并另外颁布四条规定,强迫匈奴接受。其次他把宣帝时颁给呼韩邪的黄金质“匈奴单于玺”索回,另发给乌珠留“新匈奴单于章”(匈奴之上冠“新”字,“新”是王莽篡汉后的国号)。第三,乌珠留单于本名囊知牙斯,而王莽却示意要他改名为“知”,随后又把“匈奴单于”之号改称为“降奴服于”。王莽的这些做法,是极端错误的,是对匈奴族的压迫行为。在汉匈关系恶化、正在转向剑拔弩张的时刻,王昭君的女婿右古都侯须卜当,为匈奴执政大臣,和他的妻子云(即昭君长女须卜居次云),试图设法挽回这种濒于破裂的局面。匈奴统治阶级内部,自西汉以来,即存在主张与汉和好及与汉敌对的两种势力(呼韩邪单于与郅支单于便是这两种势力的代表)。而在呼韩邪的后裔中,这两种势力也是同样存在的。当时主和派的代表就是王昭君的女儿须卜居次云及女婿须卜当。而西汉任用王昭君的兄子王歙为和亲侯,不仅因为歙与云是姑表亲,而且因为云、当代表了匈奴的主和势力。
   公元一世纪中叶双方关系仍没有好转,与此同时匈奴发生单于之争和旱灾。公元48年匈奴分为南北二部。在东汉朝廷的帮助下南匈奴于公元89年,公元90年两度出兵打败北匈奴,北匈奴单于逃亡不知所踪。由于东汉政权对南匈奴征发繁剧,南匈奴怨恨。公元140年句龙王吾斯叛汉,侵扰并、凉、幽、冀四州。东汉王朝南迁郡县避免侵扰,南匈奴节节南下至斋石,留居在汾水流域。200年中原发生官渡之战,曹操分化晋中晋南的匈奴人。216年晋将呼厨泉单于软禁于邺城,将匈奴分为前、后、南、北、中五部,匈奴单于徒有虚号而无实权。310年平州刺史梁习召集匈奴各部部落首领异地为官,将匈奴丁壮调派到各地打仗,老百姓成为西晋的编户齐民,匈奴被强制同化于汉族。
  参考书目
  1. 林干:《民族友好使者——王昭君》,内蒙古人民出版社,1994年;
  2.林干:《匈奴史》,内蒙古人民出版社,1976年。
上一篇: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元代《拂郎国贡马图》识略及长篇赞辞
下一篇: 藤水名子笔下的《王昭君》

首页|单位概况|文博动态|文保单位|政策法规|非物质文化遗产|学术交流|文物精品|白塔|五塔寺|昭君博物院|文物资料|历史文化名城|网站地图
电话:0471-3456206(办公室)0471-3456213(宣传科) 0471-3456215(文物保护二科) 地址: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大东园街御景苑综合楼
版权所有:呼和浩特市文物保护中心 网站建设:内蒙古国风网络 蒙ICP备00000号   蒙公网安备150104020001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