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《呼市文物》
研究论文
科研项目
培训发展
其他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交流 > 《呼市文物》

馆藏《三老讳字忌日记》拓本年代
发布时间:2008-04-02 浏览次数:11209 字体【 】【关闭
  杨鲁安藏珍馆碑帖陈列室陈列着一幅东汉《三老讳字忌日记》刻石精拓本。此拓本是杨鲁安先生于2002年7月间捐赠,经装裱,天头题“浙东第一汉碑”,上下隔水有题跋,辛巳年又在拓心两边补跋。笔者仅就此拓本的年代,作一考证,不妥之处敬请指正。
  《三老讳字忌日记》通称《三老碑》,有讳无姓不知谁氏。是目前时代较早的东汉刻石之一,碑文隶书有界限,书法浑厚遒古。汉三老讳字忌日记原石在浙江余姚客星山下,咸丰二年(1852年)发现,俞樾在《春在堂随笔》卷二中载“咸丰壬子夏五月,村人入山取土得此石,平正欲以甃墓,见石上有字,归以告余。余往视,碑额断缺,无从辨其姓氏。幸正文完好,共得二百十七字。因卜日设祭,移至山馆,建竹亭覆之。”对此碑的出土情况作了详细记载。该石出土后,初为沈宗昉所得,六年后归余姚乡绅周世熊(字清泉)所得,咸丰十一年辛酉,周世熊旧屋毁于兵火,此碑扑地砌灶,被烧黑一角,幸未损坏。六十年后迄民国十年,周氏家道中落,将碑运至上海售与丹徒陈氏,不久外商出重价收购,欲将碑运出国外,牟取暴利。国宝即将外流,引起浙人关注。初为毛经畴得知,即走告绍兴沈宝昌,沈氏再与海宁姚煜共谋策划,捐款买碑。奔走数月,得各方人士65人集得八千银圆,将碑买回杭州,在西泠印社筑造石室保存此碑。
  此石刻久未传拓,周氏得碑后,拓有百十余纸,今人认为周氏所拓为最早之初拓本。张彦尘《善本碑帖录》、王壮弘《增补校碑随笔》、马子云《碑帖鉴定》均持此说。但是,浙江省博物馆也藏有一种《三老碑》拓本,系1957年私人捐赠入藏,拓本上方有何绍基隶书“东汉第一碑”,旁有吴恒跋“道光二十九年冬十月朔六舟自余姚归拓赠,仲莫记”。吴恒(1826——1895)字仲英,号颂音,晚号鹤翁,今杭州人。光绪年间曾任松江海防同知。六舟(1791年——1858年)俗姓姚,名达受,号南屏退叟,小绿天庵僧等,浙江海宁人,道光年间曾主杭州南屏山净慈寺。两人均雅好金石书画。从浙江省博物馆所藏《三老碑》拓本题跋可知,此碑的最早拓本在道光二十九年,但旧说此碑咸丰二年出土,显然存在时间误差。经桑椹考证,“吴恒的题识内容是真实可信的,在通常认为咸丰二年周世熊得碑之前,此碑应已有拓本流传”。“此拓本用黑浓重,字画肥厚,石花斑驳可见。第四列第一行“次子”之“次”字未笔未损,右直线完好,应系石面未经磨平以前的早期拓本无疑” ①。
  杨鲁安先生所赠拓本,上有五方钤印,在其拓本的左侧并列第二行“翼上”的“翼”字左侧有小圆点状石花一处,而浙江省博物馆所藏之吴本则不见;另外在同行“九子”之“子”字右侧,笔画损泐且有三处小石花,而吴本却清晰可辨。可见杨氏所赠拓本要晚于浙博吴本。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种钤有周世熊印章的拓本,见《中国美术全集·书法篆刻篇1·商周至秦汉卷》,与杨氏所赠之拓本相比较,基本一致。故可认定杨鲁安先生所赠《三老碑》精拓本应为周世熊得碑后所拓之本。
  注释:
   ① 《中国文物报》2004年4月28日
上一篇: 藤水名子笔下的《王昭君》
下一篇: 党和国家领导人参观昭君墓纪实(续)

首页|单位概况|文博动态|文保单位|政策法规|非物质文化遗产|学术交流|文物精品|白塔|五塔寺|昭君博物院|文物资料|历史文化名城|网站地图
电话:0471-3456206(办公室)0471-3456213(宣传科) 0471-3456215(文物保护二科) 地址: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大东园街御景苑综合楼
版权所有:呼和浩特市文物保护中心 网站建设:内蒙古国风网络 蒙ICP备00000号   蒙公网安备15010402000111号